Aoba Tsumugi

『new dimension』事务所副所长及旗下偶像组合『switch』成员青叶纺

屠屏。b(纺哥扮演麻油)

按着正常的生物钟时间起床,头却感觉昏昏沉沉的,好像……自己的身体被其他人的灵魂所占据了一般……

短暂的一阵耳鸣过后,我仔细端详着自己所处房间的——身边白色被褥的床和浅蓝色格子被褥的床上都没有人,墙角处摆放着装满吉祥物的大架子,在那张放着面包装饰物的床上,棕发的少年正趴着玩手机。棕发的少年……是「ra*bits」那边的光同学……嗯哼哼,那副专心致志在手机上查询想要的资料的样子,真是可爱得让我想把他抢过来据为己有啊……♪

“小纺前辈早上好!”充满元气的问安把我吓了一跳,刚刚身体传来的不适感得到了解释——现在的我不是礼濑真宵,而是隔壁「new dimension」的青叶同学。自己还没完全适应这具身体,这个时候如果随便行动一定会给他带来麻烦的,我便只向光同学点头示意,飞快地出了门。该说青叶同学还真是辛苦,连睡衣都不换就直接睡觉了,想必是昨天晚上又在加班,把自己累得濒临极限才回宿舍休息……

或许是因为周末的原因,星奏馆里的偶像比平时更多。我抄着小路,跑到了星奏馆里一处隐蔽的角落,路上也遇到过三两个偶像,他们向我打招呼时用的都是对于“青叶纺”的称呼,没能好好应对他们的问安,真是对不起……果然自己是个肮脏而又卑劣的生物……是个胆小卑怯的懦夫。我找准合适的位置,迅速爬上了天花板,感受着通风管道传来的刺骨凉意,脑中突现出一段属于青叶同学的记忆。加班时感觉口渴,看到桌上有两个相同的矿泉水瓶便不假思索随便拿了一瓶灌进嘴里,喝下去之后才觉得味道不对劲,想去找逆先同学问却又实在找不到空余时间。

之前看过逆先同学炼制那瓶魔药时的场景,说是这种情况只会持续12个小时。那我就待在天花板里,等着这种意外的事件过去吧……今天真是给身边人添了很多麻烦,特别是给青叶同学,等变回来之后,就去给青叶同学赔礼道歉吧。


大家晚上好♪

明天就要继续一周的学习工作任务了,各位都休息好了吗?……刚刚在我出事务所大门的时候,看到了许多同为偶像的同事们正把整个身子挂在走廊的扶手上,摆出一副类似于在握手会上面对粉丝的样子——听说还出现了团传团的现象,我甚至看到了夏目君和宙君也用那种姿势拍了几张照片,这难道是es大楼的一种新潮流吗?

适当的用这种方法缓解压力,给自己创造幸福不失为一种良策,但是还是希望各位能注意安全啊……如果手脚不小心在扶手上打了滑,可能就会摔伤腰椎,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不过这可能是我自己在多虑吧?能看到这些有趣的场面,还要谢谢大家呢♪

愿你今夜安眠,请让我施加一个能让你变得幸福的魔法——晚安☆

青叶纺→月永雷欧。b

(和落椿咪的Leo@月永レオ 的绑专戏ww内含newdi事务所低谷时期/过劳纺哥(千漓你好喜欢写纺哥工作)/Leo的刀子 不喜请自行避雷!感谢阅读!。b)

      酸胀的双眼紧盯着电脑的屏幕,等待着刚刚发出去的电子邮件能得到网线对面赞助商带有肯定意味的回复。身体因为疲惫而微微发着抖,头昏脑胀的感觉一直无法散去。办公室的座机突然响起,把我吓了一跳,我连忙把桌上已经冷掉的咖啡一饮而尽,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沙哑。

       “您好,这里是「new dimension」事务所副所长青叶纺,请问是赞助商深江社长吗?”

      “青叶副所长您好,本次致电就不卖关子了,经过弊社的公开讨论,请「new dimension」事务所另谋高就吧。贵社的艺人们尚且年轻,交给弊社联合管理似乎有些难办。”

       “是这样啊……我知道了,感谢您的致电……”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拒绝了,即使失望也要保持最基础的社交礼仪。对方话里有话,无非是在说newdi是初生的事务所,旗下偶像的资历还不够丰富。从梦之咲毕业时妈妈托着关系把我安排进这家事务所做了高管,但说句不讨喜的,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自己在newdi更倾向于一个收拾残局的辅佐役。偶像们凭着自己的能力无法接到合适的工作,赞助商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谢绝合作,没有了基本用来周转的资金,我不知道newdi还能坚持多久。苦恼地揉了揉眉心,余光却瞟到了趴在副所长办公室门外直勾勾往自己这边看的月永君。我们四目相对之时,他便三步并作两步地跑来:

        “小青叶~!我们想要工作!”

        “工作?月永君在佛罗伦萨不是还有演奏会的工作没有完成吗?好不容易能够回日本休息几天,日程有必要那么紧张吗?”看着月永君那澄澈得如同翡翠的双眸,我竟感觉到一丝安宁。

        “这句话应该对你自己说吧,看小青叶那累得半死的样子,我可是有点心疼呢……还有谁说工作是我一个人的事啦,我说过是‘我们’,是「Knights」的工作。”

        除了月永君以外,似乎「Knights」的其余四位目前都在休假状态,即使是有疑虑,我也拿出了资料给对方过目。大脑因为久坐而缺血,使我眼前一黑,无法控制地跌了一下。一旁的月永君搀扶着我,无言的叹了口气。

       “月永君,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找我要工作安排呢?明明现在按照事务所的情况已经无法接到好的工作委托了……”我顺嘴问了出口。

       “小青叶最近也挺辛苦的吧?为了事务所又累垮了自己。工作质量什么的都是次要条件,「Knights」可是es大楼big 3之一啊,能为各位‘公主殿下’逆转不利的条件,这才是‘骑士’之道。”即使前路被荆棘所覆盖,也定能转化为美丽的花,让世人纷纷称赞其美丽。

    被大家奉为“作曲天才”  的月永君,在舞台上尽情展现自我的月永君,为拯救被虐待的小猫而摔伤手臂的月永君,被人伤害了还念着对方的好的月永君,在家中闭门不出咬着手指也要做出曲子的月永君,重返舞台举行judgement的月永君,虽有些脱线但对身边的一切都满怀着爱的月永君……都与眼前这个聒噪而可爱的月永君重合在一起。革命的小节无法再度奏响,归来的「王」仍保留着心底里的爱与希望。

       “小青叶~!这个工作看起来好有趣!inspiration正在源源不断的流出!给我纸笔!伟大的名篇将要诞生了♪”我应声拿出几张A4纸和中性笔递给对方,望着那趴在地上沉醉于音乐韵律的世界中的橘发少年。

      夕阳照耀在他身上,金黄的光芒好像国王身上的黄袍。月永君,祝你幸福。

青叶纺→鬼龙红郎。b

   (是与晨曦姐的红郎@Kiryu Kuro 的绑专戏ww存在纽迪副所长加班行为/对红郎的个人评价/发刀子等情节 请主动避雷 感谢阅读ww!。b)

    午后的暖阳透过副所长办公室的落地窗,撒落在整个房间内,我瘫在已经放倒了椅背的沙发椅上闭目缓解着因为应付事务所工作又熬了两个通宵而愈发尖锐的头痛,心想着如果能在如此温柔的明媚中就此昏睡下去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青叶纺,你还不能睡,傍晚es大楼四大事务所代表要出席例行会议,如果因为睡得迷迷糊糊而搞砸了会议就得不偿失了。残存的理智在脑海里警醒着,我从抽屉里摸出一罐能量饮料一饮而尽,想着散散步能够多少起到提神的作用。站在去往1层的电梯中,我突然想起了当自己刚升上高三时,在一次体育课上与英智君的对话,那时三年级学生的出勤率是出奇的高,英智君坐在树下,深邃的蓝眸发着光,凝视着在操场上挥洒着青春汗水的同级同学们的身影。

      “呐,纺……你说,革命究竟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呢?”

      帝王落败,从此一蹶不振;神明少年失去了所有信众;曾经英姿焕发的魔王变成了“老年人”……正在我思考时,一个红色的身影从身边飞奔而过。是同班的红郎君。

      曾经从同学口中听过他的经历。与宗君是青梅竹马,有一个妹妹,心灵手巧会缝纫,空手道部部长,虽然成绩不算好,但却是3B班这一缺勤率超高班级中唯二按时到校上课的学生之一,曾经是不良少年,以及……丧母。不像我和夏目君,红郎君没有接受过关于“偶像”的教育;不像白鸟君和天城君,红郎君也未曾对偶像拥有过那般热烈的喜爱。红郎君仅仅是一个从普通家庭里出身的少年。而正是这样的他,却能为了让妹妹开心而决心痛改前非,走上偶像之路,甚至成为「红月」的副将。革命是一阵新风,曾经吹散过红郎君和宗君的友谊,但同时也给予了他们一个弥合的机会——我终究还是没有回答英智君提出的问题,我还记得,那天灿烂的春煦与如今的秋阳几乎是同一级别的灿烂。

        走出电梯,伴随着清新的空气而刺激着我的感官的,是不远处空地上「红月」三人为了下个月由cospro和rhythm link旗下七组偶像团体一起参演的“Dream Live”而展开训练的场面。富有韵律感的和风音乐伴着轻盈的舞姿,做到了兼顾整体感和个人特色。可能是因为刚刚想到了红郎君,我总不自觉地对红郎君多看几眼。

  “さあ丁々発止 風を切っていざ行かん

  命燃ゆ 紅き奔流へ

  向けられる昂りを道連れに

  狂い咲き これぞ本望と”

         一曲《红月伊吕波之歌》毕,脑海里已经被气势满满又不失风度的舞步动作和歌声填满,不自觉鼓起了掌。听到声音的三人纷纷转头向我打着招呼

        “青叶下午好,你什么时候来的?”

       “哦,青叶,下午好啊。我们的表现还说得过去吧?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不用顾虑尽情指就好。”

        “是青叶殿下!久疏问候,请问刚刚在下和莲巳殿与鬼龙殿的表演怎么样?”

        非常好哦,简直令人耳目一新,刚刚的疲惫都被涤尽了。我如实回答。正如前几天红郎君在看到趴在桌上睡着的我一样,我也悄悄地收拾好了三人放在一旁长椅上的空矿泉水瓶,并添上了新的矿泉水。这时,手机上会议提前的消息一闪而过。红郎君,作为同属于es的同事与伙伴,我能做的唯有祝愿;愿你不负大将之称,不负副将之名,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现属于自己的光彩,以赤色恶鬼之势,占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中午好♪

天气渐渐变冷了,大家有做好防寒工作吗?正式入秋后气温会越来越低,因为贪凉而伤了身体就得不偿失了……「制作人」酱你问我是不是不开心?其实比起不开心,我更感到疑惑。

——刚刚收到了事务所里制作人部下那边用邮件发来的企划稿,本来认为是对『new dimension』事务所旗下的偶像未来工作日程的安排,点开一看却发现是对之前其他人给出的企划案的重复呈现。

正当我翻到企划稿的正文部分时,却看到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内容。频繁出现的错别字,不规范使用的标点符号,与文字内容相搭配的关键配图全部缺失,甚至有几行文字的分段显得非常混乱……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发信人把ID改成了企划稿原主的名字,点进发信人的个人主页,才看到对方还冒名抄袭过许多偶像同事们在网络上分享的内容。

想起之前宗君遇到过类似于“抄袭”的情况,风早君也在个人社交平台上阐述过对“抄袭”情况的个人理解。风早君曾经说过,“自己的创作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世界上也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雪花。语言与文字都有独属于它们本身的力量,一味地如同鹦鹉学舌一般照搬他人的思想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的祝福和好运。

……啊,一开口就忘记了时间说了好多,真是抱歉——只是突然一时兴起才说了这些话,不用太在意也可以哦♪抄袭的行为固然非常可耻,但一味沉沦在其中可是会错过生活中许多令人惊喜的事物的,要振作起来继续加油啊♪!

愿你今天也被幸福的魔法所笼罩☆





(@礼濑真宵 大近老师给您写了个戏送您ww10分钟赶工搞出来的希望不要嫌弃 一共585个字麻烦抄全点谢谢!大近老师辛苦了!(无恶意)。b)

我也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更了但是鸽戏确实不好。b

晚上好啊,各位♪

前段时间稍微遇到了些棘手的工作,好在努力了这么久之后事情得以顺利解决——虽说在结果上是完成了上一阶段的偶像事务,但「switch」的大家都是一副累坏了的样子。夏目君今天甚至发了高烧 ……看着夏目君经过医疗之后恢复精神的样子真是太好了♪

“只是换季引起的感冒而已,鸡窝头前辈还是一如既往的爱过度操心……”刚刚去接从医院回来的夏目君的时候得到了这样的回答,那孩子也真是的,一痊愈就把自己关在练习室里研究魔法试剂了……说回来这几天的气温确实下降的厉害,也希望各位偶像们以及「制作人」酱注意增减衣物,做好防寒措施,保护好身体——生病可是很难受的。

(「new dimension」事务所内突然响起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

诶?什么声音!……好像是夏目君所在的练习室里发出的响声,那孩子不会把试剂搞错了引发了爆炸吧?……「制作人」酱可以不用跟过来的,万一确实是试剂产生的爆炸的话可能会伤到你,我去看一下情况就好……

哇啊——练习室里一片狼藉,地面被炸得焦黑,用来练舞的镜子也被震碎了;地上散落着试管和烧杯的玻璃碎片。幸亏练习室里没有存放着什么贵重的物品……不对,现在不是担心财产损失的时候啊,夏目君没事吧?眼前的金瞳少年头发胡乱翘起,脸上也灰扑扑的,还好没有受伤……真是危险啊,看来以后真的要禁止夏目君用练习室搞研究了——

(↑《论sw前辈组都在私信里聊什么樱司劈雷神》算是个团建戏吧hhh咕戏带来的罪恶感与日俱增。b)


HB to 乙狩阿多尼斯&高峯翠。b

乙狩君 翠君 生日快乐——♪

已经到了零点 今天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呢 

祝乙狩君和翠君生日快乐☆

两位分别在『undead』和『流星队』都取得了极大的进步 一直以来都辛苦了

趁着现在稍微有些时间 就去检查一下白天要送给他们的礼物吧——给乙狩君的是一盒中东风味肉酱 给翠君的是披萨的半成品……或许这次的礼物有些简陋了 真是抱歉……不过我提前和「月桂」——也就是椎名君那边说了一声 会给两位加几道菜

最近的事务所开始忙起来了啊……可能是因为暑假即将结束吧 每天的工作逐渐开始忙碌起来了……

啊 一说话就容易忘记时间 到了结束休息的时候了 为了9月9日能给大家带来更好的表演 我也要刻苦练习了……那么 愿大家一夜安眠♪


就是说因为要宣传联动所以粉福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非常抱歉ww。b

大家晚上好啊♪

之前不知道为什么 我突然变成了幼年时期的样子 连心智都退化了……好在现在已经恢复回来了 希望大家不要太担心

嗯……不知道大家都看过今天的视频了吗?

『switch』与『2wink』与三位虚拟歌姬 初音未来小姐 镜音铃小姐以及静音连先生联动 并会推出一首新曲 名为《tell your world》

说起来 这次的联动方式非常具有创新性呢——为了带给大家更加出色的表演 我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加倍努力 让大家领略到es偶像的魅力♪ 届时也请大家多多包涵♪

啊……时间也不早了 那么就祝大家晚安吧 愿各位一夜好梦☆


(不搞虚拟歌姬的中之人为了称呼问题还要特意去查镜音双子的性别ww。b)


fan service 4.。b

(主题:改变)

(原主题为家庭变故 为了避免写刀而刻意改题的中之人是人间至屑。b)

在那个熟悉的舞蹈教室里,身穿一身黑裙的红发女孩盘着两个麻花辫,与我躺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聊天嬉戏。不感炎热不觉饥饿,让我想一直在这里待下去。窗外的阳光一如往常,与平日里司空见惯的阳光没什么不同。


年轻人的生物钟一向准时。早晨揉揉惺忪的睡眼,去洗手间洗漱时有意无意的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头发稍微有些长了啊。

本就偏软的发质,因为长度的增加而有了发卷的迹象,捂在耳后稍微有些闷热,换个角度看,真像一个小小的深蓝色的鸟巢——我自觉停止了这滑稽的联想。正值最炎热的七八月时分,我不以为意,学校里对学生的仪容仪表不甚在意,而这未来将会越长越长的深蓝发丝,是联结心中祈愿的纺织原料,也是我与梦中女孩约定的象征。

梳齐被自己睡乱的刘海,走出房间,家中又是空无一人。我撕开了一袋速食面,放进烧开的水中,随即盯着煤气灶上鲜红的火焰出神。

鲜红的火焰随着吹来的微风缓缓摆动,像极了梦中女孩在舞蹈教室里舞动的身姿。逆先夏目,作为妈妈开办的舞蹈班的同学们口里津津论道的“突然出现的天才美少女”,给我的生活增添了特殊的亮色。因为家庭原因我的身边一直没能拥有能够深交的朋友,虽说认识的人不少,但总觉得心中空了一块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曾经活在他人私语的缝隙之间的男孩,在舞蹈教室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片位置。被生活一次次消磨生活意志的灵魂,因为另一个灵魂的相逢而重新研究起了“为什么而活”的答案。夏目酱,那个神秘得显得与周围的环境有些若即若离的耀眼孩子,在我的改变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一切都在自然中发生着改变,炉灶中的速食面开始发软,发出一阵淡淡的麦香味,我的思绪也跟着受热溢出来的开水慢慢回到了现在正在做的事上。

手边放着刚煮好的速食面,窗外是一如往常的蔚蓝,晨鸟在外窗框上变着调唱着曲,我望着窗棂上的晴天娃娃,它的笑容好像比往常更加甜蜜了。

“今后 应该也会是幸福的吧♪”

fan service 3.。b

(主题:莫名其妙的隔阂)

“喂,你说我们班那个青叶同学,是不是有点奇奇怪怪的”

“已经不是奇不奇怪不怪的问题了,他的妈妈好像是鞋教教徒,问题大着呢”

“看他家的经济情况也不是很好的样子……该不会是……”

 趴在床上,脑中回放着白天学校里几个同学窃窃私语的场面,耳边是妈妈在隔壁的房间中念经的声音,明明这种声音已经听过不下几百遍,早该习惯了,心中却不由得涌出一股不应该属于我的烦躁和悲伤,爬起身找到抽屉里放着的护身符,贴紧了自己的胸口,经过一次短暂的深呼吸,我总算暂时摆脱了这股无名火。

……说起来,自从妈妈舞蹈学校破产,离婚又改嫁以来,不知什么时候就逐渐开始信仰鞋教,家中债台高筑,继兄也断了联系。终究是纸包不住火,自从老师到家里做过两次家访,关于我家的议论就越来越多。一开始,我还会感到疑惑,感到不解,甚至在他们说起的时候直接打断他们的话加以辩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说的也是这样一个道理吧,一些同学反而在背地里说的越来越起劲,甚至到了诽谤的程度。

好在班里的绝大多数同学都没有加入到这充满着恶意的语言打击之中。无论他们知不知道这些事,不加以评论已经是他们所能做到的最公正的尊重。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逐步形成“只要能维持住当下的局面,只要能让大家都湘阴的获得幸福,哪怕这场皆大欢喜的结局中没有我的位置,也不失为解决纷争的良策。”

在教室这方寸土地中因为一些同学而惹起的莫须有的罅隙,已经在日复一日的舆论发酵之间演变成了难以弥补的隔阂。

窗外的月色被厚厚的一层云朵覆盖,妈妈的念经声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早早做完的作业,被窗外吹来的一阵晚风翻动。窗框上自制的晴天娃娃转了个方向,好像在对我笑着。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了。

诺亚的方舟,能载我渡过这由流言筑成的隔阂断崖,到达名为安宁的彼岸吗?